几分钟的时间里,时间彷佛过了几个世纪般那样漫长。

        吴晓恩心疼,却无能为力,只能抱着吴昊静静等待他发泄完情绪。

        平日里、坚强的人,总是习惯筑起一道难以攻破的心墙,将自己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可一旦那道倔强被人狠狠的攻破,藏在里面那个柔软的他们,总是被伤得遍T鳞伤且最令人心疼。

        最坚固的堡垒被攻破了,那便意味着带来了最严重的伤害。

        残破不堪的壁垣、Si伤惨重的士兵,这一切究竟得花多少时间和JiNg力来弥补及恢复?

        没人明白。

        数不清指针移动了多少回,泪流乾了,喘息声也渐渐变得平缓。客厅里,又再次安静得能听见墙上时钟传出的喀喀声。

        吴晓恩把吴昊扶起来,让他整个人身子靠在沙发上。

        「吴昊,现在能跟姐说说发生什麽事了吗......?」吴晓恩拨开吴昊额前因为过长而垂下来挡到眼睛的头发。

        吴昊侧身靠着沙发,有些无力的说,「我和李其琛分手了。」

        分手了。

        那麽大的事情现在就这麽平淡的从吴昊口中说出来,好像在说「我叫吴昊」那样的平常。

        方才哭的筋疲力尽,此刻已经累得哭不出来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