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

  “制作到一些紫金武器,首先把阿萨辛给武装起来。”

  雷恩来到武器制造室,

  开始研究如何制作紫金武器,

  作为亲卫队,

  首批紫金武器肯定是给阿萨辛准备的,

  树主大人准备给阿萨辛的黄赤鼠们量身定制武器。

  .......

  腐骨林区,

  夜魔部落,

  尤达怀斯又失眠了,

  最近总是睡不着觉,各种事情困扰着尤达怀斯,

  心烦意乱之下,

  尤达怀斯离开自己的住所,刚刚出门,迎面就跑过来一名夜魔族人。

  “族长,族长,古朗多老大活过来了,刚醒。”

  “带我去见他。”

  尤达怀斯跟着族人见到了刚刚醒过来的古朗多,

  古朗多身上伤痕修复,但说话还有点虚弱,“族长,总算是见到您啦,我古朗多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你先下去,我有很多事情要问古朗多,没有本族长的命令,其他族人不允许进入屋子。”

  尤达怀斯命令族人离开,

  只留下他跟古朗多,

  古朗多:“族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跟您说,在静谧林区,不,应该是静谧林区附近的溪流林区里面藏着一头怪物!我就是差点被那头怪物给打死的。”

  尤达怀斯:“怪物?”

  古朗多:“没错,就是杀死蓝胡子的魔物!”

  尤达怀斯:“溪流林区?那里不是老乌龟呆的地方吗,啥时候多了个树魔呢。”

  古朗多:“这我也不清楚,但是树魔确实是在溪流林区,它建设了很多秘密的洞窟,还圈养起了魔物,并且手底下还有很多强力的眷属......”

  古朗多把自己在树魔林区看到的一切如实说出来,

  尤达怀斯听完之后,怀疑道:“真的有那么厉害的魔物潜伏在溪流林区吗?而且听上去,对方暗地里建设溪流林区起码数百年了,没有数百年,肯定不能建造出那种规模的领地。”

  古朗多:“这是我亲眼见到的,还能有假。”

  尤达怀斯摸着下巴沉思,

  古朗多表情奇怪,“老大啊,你怎么看上去不是特别惊讶的样子?”

  “我怎么就不惊讶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您虽然表出吃惊的样子,但好像并没有特别吃惊啊。”

  “额.....”

  尤达怀斯不说话了,

  古朗多:“大哥,这就是我知道的,我想问您一句话,您到底对于黑翼大王是如何看待的,您真的觉得让夜魔呆在黑翼麾下是正确的吗。”

  尤达怀斯抬起头,眼睛死死盯着古朗多。

  “啊哈哈哈,当我没问啊。”古朗多说道。

  “不用质疑黑翼大王,当初如果他带着我离开多拉格监狱,我根本不可能再活着见到你们。”尤达怀斯坚定说道,

  古朗多听后,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尤达怀斯语气冰冷起来:“事情还没有结束呢!有件事你还没有交代清楚!虽然你在溪流林区遭遇到了强大的魔物,但是你必须要解释一下,为何......”

  “我知道我知道,族长您是想要问契约之眼上哪去了,对吧。”

  古朗多解释道:“契约之眼被清除掉了。”

  尤达怀斯:“清除!不可能!黑翼大王的契约之眼压根就没有魔物有实力清除掉。”

  古朗多:“真的没骗你,族长!虽然那个树魔领主实力不如黑翼大王,但是树魔似乎拥有很奇特的天赋,我亲眼看见树魔把飞度等族人脑海内契约之眼给摘取出来了。”

  尤达怀斯:“真的?其他族人的契约之眼真的被清除了?”

  古朗多:“没错,飞度它们之所以失去联系就是因为契约之眼被清除,直接叛变了,它们现在不再是黑翼的仆从,而是溪流林区黑翼的仆从了,

  啊?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族长,

  我承认,

  我古朗多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想过要背叛黑翼大王,但是呢,我又后悔了,树魔虽然会把契约之眼清除,但相对应的,它会植入新意念契约,

  我寻思着这和呆在黑翼大王手底下也没啥区别,

  不应该说还不如呆在黑翼大王手底下呢,所以我关键时候退缩了,选择反抗树魔,被狠狠揍了一顿,最后的结果嘛。”

  古朗多苦笑着指了指自己,

  “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我天赋出众,拥有一团暗影分身,不然我是真要死了。”

  “族长,我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是我古朗多错了,不该有背叛黑翼大王的想法,更不应该把契约之眼消除,背叛者的下场我很清楚,您直接按照规矩办事吧。”

  古朗多如此说道。

  随后便低下头,神色低落。

  小屋内,

  陷入数分钟的沉默,

  尤达怀斯缓缓开口:“你自己做好心里准备吧,古朗多,我会带去你见黑翼大王,到时候黑翼大王是否愿意宽恕你,就不是我能决定的。”

  古朗多坦然道:“我懂得,族长,带我去见黑翼大人吧。”

  “跟我来。”

  尤达怀斯领着古朗多朝外走,

  忽然,

  尤达怀斯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一个小玻璃球,问道:“古朗多。”

  “族长,啥事?”

  “你见过这个东西吗?知道它是什么吗?”

  “这是?”

  古朗多望过去,

  玻璃球通体透明,里面有碧绿色的流通体被困在球体内,好似有液体在流淌。

  古朗多摇头:“族长,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什么来的?”

  尤达怀斯余光悄悄打量着古朗多,随后把玻璃球给收了起来,“没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是啥,忘记这件事吧。”

  领着古朗多离开木屋,

  尤达怀斯找来几名族人,命令道:“去挑选几名强壮的血食。”

  一番准备,

  来到峡谷处,

  尤达怀斯带着一堆血食,还有古朗多站在浓稠黑雾眼珠面前。

  “黑翼大王!”

  “您上次嘱咐尤达怀斯的任务已经完成,我调查清楚了契约之眼消失的原因。”

  话音落下,

  峡谷中的黑雾蠕动过来,

  一团黑雾化作附着着眼珠的章鱼触须来到尤达怀斯面前:“是谁!告诉本王,是谁吞噬了本王的意念。”

  尤达怀斯:“古朗多,把你先前说过的都跟黑翼大王汇报一遍。”

  古朗多病恹恹的,走路都走不太稳,“禀告黑翼大王,是一名树魔吞噬了您的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