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赵宏图当初说的三件事,已经完成了两件。

  效果很不错。

  项大龙进去了,这完全是杀猴儆鸡,没有人再敢去找宏速公司的麻烦。

  甚至有些之前的混混,看到宏速公司的人员和车辆经过,都讨好似的,帮忙维护交通秩序,让他们能快速地通过。

  生怕宏速公司的人认为他们在找麻烦。

  杨四平拘留出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深深滴吸了一口气,京城的空气,还是那股子味道啊,怎么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美好了呢。

  当他从其他人口中的知赵宏图做的事情,不由得又吸了一口凉气,还是不能得罪读书人。

  一个个,看上去斯文地很,但也是真狠。

  宏速公司的员工多,加上宏速公司现在混圈里的名气也大,大家都配合地很。

  没几天,之前针对宏速公司的配送公司,也都找了出来。

  “赵总,背后牵头针对我们的配送公司,是明智公司。”曹超才站在赵宏图面前说道。

  有时候,对你最恨的,不仅仅是你的敌人,也包括之前背叛你的人。

  明智公司,一个章世明,一个刘文栋,两样俱全。

  章世明之前是想夺取宏速公司的果实,不过,果子没摘到,还惹了一身麻烦。

  刘文栋是在关键的时候,背叛了宏速公司,投入到明智公司去,跟着对赵宏图不怀好意的章世明。

  “果然是他们。”赵宏图感叹道。

  刘文栋当初也算是跟着自己一块白手起家的,怎么就走到这个地步了呢。

  不过,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

  几十年前,对进步人士最狠地,也是那些背叛的人。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们之前做的没错。

  就是这些人,对老东家的破坏能力最强。

  “赵总,我去把刘文栋那小子给收拾了。”杨四平咬牙叫道。

  他这次在宏速公司内部丢了一个大脸。

  之前在街上混了那么多年,都没栽过这么一个大跟头。

  可没想到,做好人后,反而被一个叛徒给挖坑差点被埋了。

  恨得他咬牙切齿。

  “吃一堑长一智,你怎么就不知道汲取教训呢。动不动就知道去干,咱都说过多少次了,咱们是穿衬衣西装的生意人,不要去打打杀杀的。”赵宏图没好气地瞪了杨四平一眼。

  这次如果不是他及时回来。

  宏速公司说不定要栽一个跟头。

  公司的高层,被公安给抓了。

  配送食品,不能及时。

  配送安全,无法保障。

  试问,还有哪个客户能放心把蔬菜配送的生意交给宏速公司来做。

  这次,完全是针对宏速公司的根基去的。

  而且宏速公司的竞争对手,是大部分的配送公司,这些配送公司背后,多少都有点关系。

  大家都等着宏速公司倒闭后,瓜分那庞大的市场。

  白加黑一起上,赵宏图和王兴华还都不在京城。

  宏速公司,就算不垮,也要掉一大半的血

  还好,这次没有胡校长的舆论支持。

  不然,后果真是难以想象。

  “可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不成?”杨四平有点愤愤不平。

  这种小人,要他来说,就是揍一顿,最为实在。

  当然,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别人又没犯法,又不是街上混的,背后还有章世明这样的背景。

  白的方面,根本就动不了刘文栋。

  配送业务,现在明智公司那边,稳稳地吃着机关事业单位的配送业务,这个也没法针对。

  那就只能,趁着没人的时候,找几个人把他收拾一顿。

  “放过他,怎么可能呢。超才,四平,你们找几个人,帮帮章总。……”赵宏图低声吩咐道。

  “好的,赵总,交给我们,你就放心吧。”杨四平拍着胸脯保证道。

  还是上次给白昆他们加官的那几个人。

  这个时候,没有监控设备,晚上,在杨四平的带领下,直接趁黑把之前从宏速公司跳槽的刘文栋的心腹许世龙给摸了。

  “许世龙,你跟着刘文栋在一块,采购上贪了明智公司不少啊。”***冷声说道。

  “没,我没有。”许世龙连忙否认。

  “章总已经知道有关情况了,你就一老一实的交待吧。要是不说,就别怪我们上点手段了。”这几个人,也不懂什么问话技巧。

  问了几句,根本就问不到东西。

  ***不耐烦,直接又是一套加官操作。

  直接把人吓了一个半死。

  “别说不关你的事,你知情不报,那就是包庇罪,如果你都交代了,章总说了,就放你一码,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冷冰冰的说道。

  许世龙刚被加官了,那种感觉,再也不想经历了。

  他哪里见过这场面,直接就崩溃了,根本顾不得其他,竹筒倒豆子似的,把知道的刘文栋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本身他是销售科的人,对于情况了解,知道这些事情的内幕,而他又是刘文栋的人。

  包括在采购的时候,上秤之前,先浇点水。

  或者,把次一级的东西,按照好一级的价格采购。

  还有,刘文栋还安排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干起了供货商。

  先从其他供货商那边进货,然后转手倒卖给明智公司,赚取差价。

  甚至是明目张胆,直接关系搞定上供货商和客户,从中间大捞一笔。

  反正,蔬菜当天就到人的肚子里去,只要账上没问题,谁也查不出来。

  可是,这世界上,还真是做坏事的人,都有一点小心思。

  许世龙就是这样,生怕哪天刘文栋搞他了,给刘文栋做的那些事情,都记在了一个小本本上。

  而这笔账,就到了曹超才手里,自然也到了赵宏图手里。

  “相信这份礼物,章世明应该很会喜欢。咱们做好事,给他送一份去,让他知道,自己被人在眼皮子底下,贪污了多少。”赵宏图拿着账目,笑着说道。

  自己是动不了刘文栋,但是,章世明可以啊。

  这些人真是狗改不了吃翔。

  在宏速公司的内部监督这么严,都还想方设法捞一笔。

  更何况在明智公司呢。

  咱就是一个好人。

  这种事,杨四平最喜欢干了。

  神不知,鬼不觉,一份刘文栋详细地贪污证据,就交到了章世明手上。

  “玛德!亏我这么信任你,公司除了财务方面,都交给了你来办,你就这么回报我的。”章世明看到账目后,狠狠地在桌上用力的锤了一下。

  第二天,刘文栋被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