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草芥王妃 >
  “呵呵呵…~,不会是红太狼吧”

  吕郎中一听是主子喜欢的图案,不用想也知道是红太狼。

  不奇怪,这红太狼是悠悠的最爱,虽然吕郎中跟闲云居里的众人一样,不知道这红太狼是何许人家,但悠悠喜欢,那闲云居里的众人也就都喜欢,爱屋及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呵呵呵…~,是的老师”

  “哈哈哈…~”

  吕郎中随后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公子,寒王来了”

  就在两人高兴时,藤浦从暗道里走了出来,打断了师徒两人的聊天。

  “寒王??”

  吕郎中疑惑的看向藤润麒,这寒王就是郡王府的二公子慕影寒。

  三个月前,慕影寒在西南边境大胜梁国,班师回朝,皇帝在金銮殿当众就封慕影寒为寒王,赐府邸一座,金银无数。

  “他什么时候跟你走得这么近了?”

  吕郎中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也别怪吕郎中吃惊,要知道这寒王是个很冷酷的人,除了郡王府和自小跟着他的那几人外,其它的人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更别说拜访了。

  “老师,他在找一个人,他怀疑我认识,所以就隔三差五的来拜访”

  藤润麒也好无奈,寒王都来了好多次了,问的问题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梅子姑娘。

  虽然藤润麒心里隐约知道寒王问的可能就是主子,但他决不会告诉寒王的。

  也不怪寒王老来找藤润麒,是袁崇墨被萧祁睿认了出来,追了几条街,追丢了,正好是在藤府附近。

  萧祁睿还告诉慕影寒他在袁崇墨的身上见过那改良过的袖弩。

  而这种袖弩慕影寒也见悠悠用过,这种弩很少见,所以寒王猜自己心里牵挂的那个梅子姑娘肯定跟藤润麒认识。

  就这样,慕影寒时不时的就来藤府,美其名曰找藤润麒喝茶,其实就是来问消息的。

  “找人?谁呀?”

  吕郎中更疑惑了,寒王找人…~!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应该是主子”

  “啊!…~…~”

  藤润麒的回答吓了吕郎中一大跳,什么时候寒王跟主子认识。

  要知道主子一向注意,每次都是易容的,就算是在闲云居,主子也是易容示人。

  只有玉娘,顺子,孙九跟那几个丫鬟,还有就是柳晨跟藤润麒和他见过悠悠的真面目。

  这寒王咋就知道主子了呢?!

  带着疑问,吕郎中不确定的问。

  “你确定是主子?”

  藤润麒点了点头,他也想不是,可慕影寒说的那些情况确实是主子所为。

  “那就麻烦了”

  “不对呀,主子每次出门都很小心,而且都易容,寒王怎么确定就是主子呢?”

  吕郎中陷入沉思,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二虎进来了。

  “先生,吕师傅,家里来消息了”

  二虎把余得水送来的信纸递给了藤润麒。

  藤润麒打开纸条看了看,笑容慢慢的就爬上了他的脸。

  他的主子就是不一般,敏锐且果敢,天大的事在她面前那都不是事。

  “老师,闲云居安全了”

  藤润麒把纸条递给了吕郎中,然后给吕郎中行了一礼后,就匆匆离开了。

  三天后,在离京城五十里的官道上,有两匹骏马在疾驰。

  “驾…~驾…~”

  “驾…~”

  跑在前面的马上坐着一位老者,他手扬马鞭急促的催促着马儿,似是有急事。

  骑在后面的是一个壮小伙,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袱,那些包袱也随着马儿的跳跃而舞动着。

  “吕师傅,前面就是驿站了,我们住吗?”

  后面的壮小伙见天色已晚,就大声的对着前面老者呼喊着。

  “不了,我们得加快速度,争取时间,尽早回家”

  是的,这两人就是吕郎中跟二虎,原本他们是一早就要出发的,后来余得水传话来,说是有东西让他俩带回闲云居。

  没办法,两人只好装作离京前去京城最大的酒楼里吃顿饭的样子,去了景泉酒楼。

  当时是余得水亲自领路,给他俩带进了三楼,然后一进包厢门,吕郎中就傻眼了。

  这是两间相通的包厢,从外面看是两间,里面却又一道暗门连接。

  让吕郎中吃惊的是,里面还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男的是柳晨跟齐明睿,女的则是娟娘。

  三人一见吕郎中进屋,就齐齐起身,跟吕郎中点头打招呼。

  “吕师傅好”

  “院首好”

  “嗯嗯嗯…”吕郎中挥手示意三人快坐下。

  余得水叫人上了一桌佳肴,在几人推让礼行下,各自坐上了酒席。

  几杯酒后,柳晨发言了。

  “院首,这是我家候爷让你带去给小悠悠的及笄礼”

  随后就见他拿出了一个不大的包袱,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匣子。

  这木匣子是上等红木做的,四角都包有金边,木匣子上雕刻着花鸟虫草,形态逼真,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之手。

  打开匣子,里面的东西让人炫目,众人都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

  这是一整套金缕祖母绿宝石的首饰,金丝细缕缠绕,宝石莹莹发光,让人看着都想触摸。

  “这宇文候爷的礼也太重了点吧!”

  几吸之后,吕郎中皱着眉头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娟娘,二虎跟齐明睿也感觉是这样,都附和着点了点头,三人都往柳晨看去。

  柳晨一听,那原本笑意浓浓的脸快速的转变着,瞬间就怒目圆睁,嘴角下弯,一副吃人样。

  “难道我家小悠儿还不配这些个狗屁东西?!?!”

  众人一见这样,心里都直呼完了,这聊的好像不在同一频道。

  “咳…~咳…~”

  坐在一边的余得水清了清嗓子,开始来当个和事佬。

  柳师傅,他们不是那意思,他们的意思是说宇文候爷的礼过于重了,不是说我家主子承受不起,而是感觉宇文候爷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啥!!他还能有啥意思,不就是感谢小悠儿,才把他家的传家宝送给小悠儿,还能咋样”

  众人一见这说不通的傻逼还那么凶,就捂头低喘,无奈之极。

  “唉…~”

  最后还是娟娘看不过去了,就对着柳晨把话挑明了。

  “柳师傅,这民间风俗,女孩子及笄,如有人送整套首饰,且贵重,那意思就是想提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