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秀云哼了一声:“你叫洛月是吧,我要跟你比试,我要在整个花家人面前打败你。”

  洛月……

  这位花秀云小姐到底又要闹哪一出?

  见洛月半天没说话,花秀云怒气冲冲的看着她:“你答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你就是孬种。”

  洛月有些头疼,她来花家真的不想惹事,可是现在这丫头都挑衅到她头上来了,她真的忍不了了。老虎不发威正当她是软柿子!

  她淡淡勾唇:“好啊,既然你想比试,那就比试好了!”

  花秀云见洛月答应了,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心里另有盘算。她脾气虽然不中怎么好,但是她的修炼天赋真的很好,在花家小一辈中算是很厉害的,除了叶哥哥,她的实力最强。她就不信这个从小地方过来的乡巴佬会是她的对手。

  此时花秀云看向洛月的眼神,有愤怒和也有妒忌。刚才她去找祖父祖母,没想到他们竟然一直夸赞这个女人,祖父祖母从来都没有这么夸过她,怎么能不让她更气。

  “咱们要立个赌约,要是我赢了你就离开你相公。”花秀云又说道。

  洛月闻言眯着眼,心中忍不住的怒火翻涌,这个女人还真是讨厌,到现在了还惦记着她的男人。

  “那你呢?我若是赢了你又能拿出什么?”洛月冷声问。

  “随便,你想要什么?”花秀云这话说的很自信,因为她相信自己不会输。

  “我若是说要你的命,你给吗?”洛月问。

  花秀云先是一呆,随后怒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毒,竟然想要我的命。”

  花秀云身后的其他小伙伴也用指责的目光看向洛月。

  “这也太狠了,好歹都是亲戚,出口就是要人命的话。”

  “不错,姐妹之间赌点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怎么能赌命。”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我们花家的人,真是不敢相信。”

  “听说她是倾城姑姑的女儿,肯定是常年生活在外长歪了。”

  花秀云听着这些人对洛月的指责,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看到别人这么讨厌洛月她心里就是莫名的爽。

  洛月并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看向花秀云:“看来你是不打算拿命赌,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强人所难,我相公可是我的命,我不可能拿他跟你赌,你还是换个条件。”

  刚刚走出房间的云盛正好听到这句话,瞬间心花怒放,看向洛月的眼神更加温柔似水了。

  花秀云听到这话,脸色无比难看,这才后知后觉明白洛月刚才那番话的意思了。

  其他刚才数落洛月的人也全都讪讪住嘴了,这才知道原来洛月并没有要赌命,而是不会拿她相公做赌注。

  好一会儿,花秀云才咬着牙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赌钱。咱们谁输了谁就拿出一百万金币给赢得一方,这样总行了吧!”

  不等洛月回答,突然又说道:“对了,你可是从小地方来的,怕是身上没有这么多金币吧,这可怎么办?”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花秀云就是想要让这个女人丢脸。

  洛月却不屑的勾唇:“你放心好了,别说一百万金币,就算是一千万金币我也能拿出来。倒是你,怕是就只能拿出这一百万金币了吧,还真是穷啊!”

  敢跟她比钱,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花秀云听到洛月的话,气得脸都青了:“谁说的,好,我就跟你赌一千万金币,到时候看看到底谁拿不出来。”

  反正花秀云自信自己不会输,而且她心里认定洛月就是在说大话,她肯定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到时候看她怎么让这个女人丢脸。

  “好,不过口头上说说可不行,万一你到时候反悔了怎么办?咱们还是要写上一张契约。”洛月开口。

  这话花秀云刚才就想说来着,没想到被洛月抢先一步说了。这样有证有据,就更抵赖不了了。

  “好!”

  就这样他们签下赌约,并且把比试的时间定在里明天上午,在花家的试炼场比试。

  等门前的花秀云和身后的小伙伴们走了以后,早就站在洛月身后的云盛一下把她拉到怀里:“月儿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洛月奇怪的问:“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是你的命。”

  洛月终于明白了,原来云盛是因为这句话才激动成这样子了。

  她忍不住笑了:“反正我不会用你去做赌注,即便知道我肯定不会输,我也不会。我不会给我一点输掉你的机会。”

  云盛闻言,将洛月搂的更紧了,眼中的深情怎么都掩饰不住。

  花秀云和洛月要比试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花家,下午花容叶匆匆过来找到洛月:“小月月你真的要跟秀云比试啊?她现在的修为都快要金丹期了,你行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放心吧!”洛月十分自信的开口。

  花容叶见到洛月这么自信,不由好奇的凝神去探查洛月的修为。这一看之下,花容叶都被惊到了。

  “你,你,你到底怎么修炼的?”花容叶结结巴巴的问。

  三年多前小月月好像刚开始修炼吧,现在她的修为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花秀云可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了,而且修炼资源从来就没有断过。

  洛月笑了笑:“就是那么修炼的,我这实力打败花秀云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在花家的试炼场,此时这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尤其是小一辈的人,更加好奇,敢和花秀云比试的洛月到底长什么模样。

  花秀云一身黑色的劲装站在比试台上,而花容叶则是站在裁判席的位置上。不错,这次的比试他担任裁判。

  花秀云看着对面空空的位置,十分不屑的出声:“洛月不会怕了,想要当缩头乌龟吧!”

  这话一出,台下围观的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觉得花秀云肯定会赢。因为在他们这一辈,除了花容叶,没有人能够打的过花秀云了,她也是家族重点栽培的人,每年都能分到不少的好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