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对垒 >
  按说,应该从最近的东元盛染厂开始调查。但如果问题就出在东元盛呢?江日胜需要时间来布置,而且按顺序来,也不容易引起寺田清藏的怀疑。

  这次查找情报泄露渠道,实际上是江日胜与寺田清藏的对垒。

  他们就像两个棋手,如果江日胜找到了情报来源,他就是胜方。要是被寺田清藏破获了泉城地下党组织,江日胜就是失败者。

  回家之后,江日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想都觉得,仅靠自己和张守白是不够的。另外,六个人,需要六个假情报,六个假任务。

  这样他就可以从寺田清藏的反应,迅速判断是哪个人出了问题。

  为了保证能准确而隐秘地找到情报泄露的渠道,江日胜还需要暗中观察张守白接触的同志。

  这件事,江日胜不能亲自干,他需要一个经验丰富,又不会引起日本人怀疑的帮手。

  第二天早上,江日胜跟往常一样,先到特高支部,听取下面各个部门负责人的报告。当贺仁春走进办公室时,江日胜示意他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桌子上。

  贺仁春拘谨地坐下,小心翼翼地说道:“部长,剿共班全体出动,这几天依然没发现张守白的行踪。”

  如果他真发现了张守白的行踪,肯定不会报告。正因为剿共班没有任何收获,他才会如实报告。

  江日胜突然问道:“鲁老师没来吗?”

  贺仁春一愣,下意识地说道:“鲁老师?哪个鲁老师?”

  江日胜再次问道:“鲁老师没来吗?”

  贺仁春突然张大着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魂牵梦绕的接头暗号,怎么会从江日胜的嘴里说出来呢?是敌人掌握了这个暗号,还是……可能吗?

  在贺仁春的印象中,江日胜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忠实的走狗。每次在背后说到江日胜,他都很鄙夷不屑。这样的人,早就没有了中国人的脊梁骨,以后有何面目去见死去的列祖列宗。

  贺仁春沉默了一会,两道浓眉紧紧蹙在一起,终于沉声说道:“鲁老师去看戏了。”

  江日胜敢跟他说这个暗号,显然是知道他的身份。当然,也有可能是江日胜只知道暗号,不知道接头人,这才一个一个的试。

  刚才谢景禹走出去时,脸色如常,江日胜用暗号试探的可能性很低。

  江日胜轻声说道:“电影好看吗?”

  贺仁春马上说道:“明天不下雨。”

  江日胜看了一眼门口,轻声说道:“我是水草。”

  贺仁春全身一震,他满眼惊讶地望向江日胜。他到泉城后,一直在水草的领导下工作,在他的心目中,水草是一位足智多谋的高大汉子,江日胜相貌普通,看上去有些秀气,脸上时不时的带着坏笑,十足的汉奸相啊。

  江日胜敲了敲桌子,不满地说:“别惊讶了,你来泉城就是我安排的,当时让你潜伏下来,先到纬八路的杂货铺,再进入特高科,也是我安排的。要不然,你觉得你一个共产党的叛徒,能当副队长?到特高支部后,还能当剿共班长?”

  贺仁春虽没说话,可他的心思,江日胜基本上能猜到。

  贺仁春重重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真没想到会是你。”

  他设想过水草的很多身份,甚至怀疑过警察署长张大川是自己的上级。不管如何,他都没想到,江日胜会是水草,是自己一直敬佩有加的优秀情报员。

  江日胜拿出一张纸条上,上面写着六个地址,递给贺仁春:“张守白已经到了泉城,寺田清藏也知道了消息,我怀疑是泉城的地下党员出了问题。今天上午十点半,他会去奎元街,这是地址和对方的姓名,你负责监视这位同志到明天上午九点半。明天上午九点半后,你再去按察司街,时间一样,地址在纸条上。后天去南关兴隆街,接下来是五里牌坊、北关车站、东元盛染厂。这六天时间,你每天盯一个人,日本人的情报,应该是他们六人之中的某一个,或某几个传出来的。”

  贺仁春仔细看着纸条,轻声应道:“是。”

  他现在完全相信了江日胜的身份,江日胜的办事风格,也水草一模一样。

  江日胜叮嘱道:“要注意安全,不能打草惊蛇,如果被日本人发现,你就说是我的命令。看完了没有,马上烧掉。”

  贺仁春把纸条递给江日胜:“看完了。”

  江日胜说道:“记住了吧?一个字都不能错。”

  贺仁春问:“放心,每个字都印在脑子里了。对了,我能跟张守白接头吗?”

  江日胜轻声说道:“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暂时不要接头。你不仅要监视这些人,还要暗中保护他。张守白的身份很重要,关键时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贺仁春坚定地说:“哪怕是牺牲,我也会保证他的安全!”

  江日胜站了起来,紧紧握着贺仁春的手,严肃地说道:“你和他都不能牺牲,我跟张守白也说过,党没让你们牺牲,你们就没资格牺牲。党没让你们暴露,你们也没资格暴露。都要好好的活着,活着看到日本人完蛋,活着看到人民的胜利,活着一起走上街头,迎接我军的到来。”

  贺仁春的眼睛里濡着泪花,他用手背擦了擦,异常坚定地说:“一定会的。”

  江日胜拿起桌上的烟,掏出一支叼在嘴上,笑了笑说道:“你啊,怎么还这么容易感情用事。等会别人以为我把你骂哭了,赶紧收拾一下。”

  贺仁春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太激动了。”

  江日胜叼着烟,指了指烟上的火机,调侃道:“还不能江部长点火,一点眼力劲也没有。”

  贺仁春马上拿起火机,笑嘻嘻地说:“好咧。”

  走出江日胜办公室时,贺仁春走得又快又稳,脸上如沐春风。跟水草接上头,还要配合张守白完成任务,让他浑身充满了力量。

  贺仁春相信,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