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晋夜凉还打算顺势让薛青萝先喝一碗补汤算是做个表率的,毕竟她花式逃脱喝药的行径还是历历在目的,现在正想让人去端呢,这不就有人递梯子了。

  清欢自从四年前被薛青萝救下来以后,等到身体好了就没有再离开墨云轩了,主要是她除了做菜啥都不知道也不会,呆在这里就是最好的,于是在一次偶然跟着薛青萝到了小厨房那里跟杜威碰到以后那场面绝对天雷勾地火。

  两个对做菜同样执着纯粹的人碰到一起真是比起火星撞地球还要激烈的事情。

  凑在一起那是有说不完的话,尤其是杜威一直得到薛青萝的指点以及影响思维开阔了很多,对于很多菜品都有了自己独特创新的想法,开发了许多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脑洞,已经受过熏陶的杜威都忍不住沉迷其中,更何况是初次见识的清欢。

  那更是撒了欢的跑,那架势跟刚放出来的也没什么两样,不过她先缠着的倒不是薛青萝而是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的杜威,每天都要问许多问题,然后两个人思维碰撞产生了不少的火花,因此这几年清欢倒是没有什么时间跟薛青萝呆在一起,大部分时间是跟杜威一起的。

  大约是才从厨房里出来,清欢穿着的是一件青色渐变的窄袖箭步裙,裙身呈不规则变化,一片片的斜着落下,层次分明却又紧贴着裤腿的位置,让她动作可以十分利落而不会被宽大的裙摆阻挡,而为了更加美观外面罩了一层十分轻薄的黄纱,将那些层次分明的裙幅全部遮在里面为素净的颜色增添了一分女子的婉约。

  上身的小褂也是贴身修身的,以最大限度不妨碍她的动作为第一要务,当然也就是厨娘的标准打扮,不过是人好看所以看起来就格外不同了。

  薛青萝看着端着托盘进来的爽利女子,总觉得她跟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差别有些大,倒不是其他的,而是周身的气息更加干净祥和,想来这里的生活应该是很适合她的。

  “郡主,这是我跟杜厨一起研究出来的雪玉白翠羹,加入了白玉雪参以及冰翠蝉在里面,具有补养气血颐养心神,增强体质的功效,快尝尝。”

  清欢端着托盘朝着晋夜凉草草地福了福算是见了礼,然后小心地将托盘放在炕桌上,手里的东西太重要了,在行礼和保护东西之间她选择保护东西,毕竟已经有事实证明,大都督不会在意这些尤其是事关薛青萝的事情。

  托盘上面只有一个十分简单的细瓷碗,要不说里面的是羹汤的话,薛青萝都以为里面压根没有东西了。

  没有一般冒着白气的样子,里面除了有几丝翠色镂空飘在碗中央以外几乎没有其他的颜色,只有定睛仔细看过才会发现翠色并不是镂空的而是它旁边的液体太过透明了几乎没有什么颜色和存在感猛地这么一看才会产生错觉。

  漂亮的不可思议的汤羹让人觉得这不是吃的而是艺术品,而且那翠色并不是后天加进去的而是冰翠蝉熬煮融化以后的结果,当然火候不到家或者过于猛烈的话,冰翠蝉完全融化或者融化较少就会失去其药效,可以说是十分娇贵难搞的食材之一。

  因为操作难度极高,这个食材很少被人用到,因为火候不到位又没有什么效果,火候到位又太难了,还不如选择其他相似功效却操作简单一些的食材,因此乏人问津,薛青萝还是第一次看到成菜的冰翠蝉。

  本来已经吃饱了的肚子在看到这艺术品似的羹汤突然又有了进食的欲望,看来就是肚子也是抵抗不住美色的诱惑。

  “问过太医,郡主这样的情况能不能吃这类羹汤?”晋夜凉冷不丁出声询问。

  清欢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她对于晋夜凉一向是敬而远之的,总觉得他身上的压迫感太强了,不想呆在离他近的地方,这次要不是急着关心薛青萝她也是不会主动到这里来的。

  因此听到晋夜凉的声音条件反射就有些紧张,哪怕知道他没有恶意,“问过徐御医了,说是没事才送来的。”

  “阿萝既然没问题那你试试看吧。”晋夜凉听到确认以后也不再理会有些像是惊弓之兔的清欢转向薛青萝语气十分柔和,跟刚才冷冰冰的询问绝对是两个概念。

  “嗯。”

  薛青萝点点头拿起一边的汤勺将碗端近了一点以后舀上一勺打算送进嘴里。

  白瓷勺子伸进去,透明的地方荡起一些涟漪才让人觉得这里确实是有东西存在的,而且在勺子破坏了其表面以后,有一丝一缕的热气从破开的口子里冒了出来不复之前的冰冷,着实很奇特。

  舀了满满一勺放进嘴里,先是沁凉的滋味,很快温热的内里就涌现了出来代替了之前的冰凉,温温软软的带着一丝清甜的芬芳到最后却有一丝回甘的苦味,本来已经做好打算迎接新一轮味觉风暴的薛青萝难得有些呆滞了。

  味道很淡除了一点点清甜以及最后的回甘几乎没有什么味道,对于之前吃的那些重口味的药膳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时候薛青萝觉得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做才对,不然像是让徐宏煮出来的药膳,效果绝对是杠杠的就是味道吧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也就是比直接喝药好上一点,不过因为加了不少食材变得很是怪异的口感比起纯粹的苦味来说也是不遑多让。

  “味道真不错。”薛青萝真心实意赞美。

  听到这话一直紧绷着脸的清欢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嘴角梨涡浅现透出几分少女的天真明媚,显然对于薛青萝的赞美她十分受用。

  “好吃就好,我跟杜厨之前研究了好几个方子今天回去就找徐御医看看,要是都行的话就做来给你吃怎么样,这样说不定可以更快恢复过来。”

  之前清欢亲眼目睹薛青萝吃药膳时的模样就将改良口感保留其作用的事情放在了心上,加上她跟徐宏没有矛盾,去请教问题不会被损,再加上杜威的鼎力相助才有了这碗清淡美味的羹汤,既有效果味道又很清淡美味。

  “好。”薛青萝点点头。

  之前的梦境一直是压在她心底的石头,一天不能尘埃落定她一天就得担着心,现在虽然偶尔依旧会梦想着某天能够回到以前的世界但是对于现在这个世界也越来越有归属感了,让她眼睁睁看着那么多无辜百姓丧命,而她明明提前预知却什么都不能做心里就难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