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本凡根 >
  白虎使者眼皮突突直跳。

  以为指挥使能教训王凡,结果指挥使挂了,以为再没人能惩治王凡,结果指挥使变成靺鞨天君,以为靺鞨天君会杀了王凡,结果两人聊起来了。

  心想,天君啊天君,你不杀王凡也就算了,怎么开始收徒弟了?

  让王凡吞噬指挥使还不够,还要给他那么多好处,甚至其他神兽、神族的血脉……

  龙七和指挥使白死了吗?

  他们的命比不上一个王凡?

  越想越悲凉,考虑为真龙殿卖命值不值,别哪一天栽了,自己也会步指挥使的后尘,成了王凡口中的“食物”。

  上官朔十分诧异,情势反转得有些意外,靺鞨天君不像是在说谎,也没必要说谎,如果真的收服王凡,对夏国、对王凡不知意味着什么,不禁陷入深深思考之中。

  “真是天大的好处啊!”王凡发出感慨。

  如果得到这样的好处,的确能够大大缩短修炼时间,成神的梦想不再遥不可及。

  指挥使眉毛上挑,傲然说道,“这是成为我的人应得的待遇。”相信这个待遇没有人会拒绝,王凡也不例外。

  可王凡却问道,“想得到这么大的好处,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只不过馅饼很大的话,就一定有人相信它是真的,这是人性贪婪使然。

  王凡自然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他认定,好处这么大,代价绝不会小。

  指挥使郑重说道,“我说过了,代价是成为我的人,这是唯一的,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不然,凭什么给你这么大好处,你说是不是?”

  理由名正言顺,王凡无可辩驳。

  “要怎样成为你的人?”王凡追问道。

  这是最有可能挖“坑”的地方,王凡必须把“坑”排除才能安心。

  指挥使哈哈大笑,“你小子真是鬼灵精啊,怕我为难你不成?我是堂堂天君,怎么会为难一个小辈?”

  不过既然王凡这么问,说明王凡已经动了心,指挥使痛快地说道,“很简单,听从我的命令即可。”

  只是听从命令这么简单?

  难道夏祖真想收服他、培养他?

  没道理啊。

  指挥使说得越轻松,王凡疑虑越大,“如果你的命令违背我的本心,我是不会遵从的。”

  指挥使一本正经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发布对你不利或者让你难做的命令。凡间的一切事宜你自己做主便是,我不干预。”

  这……

  夏祖这番话跟王凡想的完全不一样,简直挑不出任何毛病来,找不到一点点拒绝的理由,送到嘴边的“肥肉”吃还是不吃?

  指挥使见谈得差不多了,从身上摘下一块木牌,改了改,轻轻一弹便到了王凡手中,“戴上这个木牌,你就是真龙殿黑水部的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会通过木牌与你联系。”

  王凡仔细察看木牌。

  木牌是神域特有的感应符器,不需要灵气驱动,里面残留着血痕,一看便知是以血液来驱动的。

  指挥使解释说,“真龙殿都是真龙血脉,相互间最好的联系媒介便是血液,木牌可以仿制,血液是无法造假的。这块木牌原来是指挥使用的,残留着他的血液,我将它改成你的信息,就是你的身份牌了。”

  王凡微微一笑,将木牌系在腰间,向指挥使行了个礼,“拜见靺鞨天君。”

  “好。”指挥使大声宣布,“从今天开始,王凡便是我靺鞨天君的人,神域新任真龙使者,凡间新任夏国皇帝。”

  靺鞨天君一言九鼎,几百个神域强者躬身行礼,“拜见真龙使者。”

  上官朔只好匍匐在地,“臣上官朔拜见皇上。”神色十分复杂。

  靺鞨天君是不是胡涂了,夏国是楚家的夏国,历来皇帝都姓楚,王凡做真龙使者也就罢了,怎么可能做夏国皇帝?

  新皇帝要祭祖,王凡不姓楚,祭谁的祖宗?当然祭他王家的祖宗。

  所以,换一个姓氏做皇帝一定会改国号,换宗庙。就算王凡不改国号,宗庙也是必须换的。

  难道要把楚家老祖宗从宗庙里请出去吗?那里还供奉着靺鞨天君的神牌,怎么可能请出去?

  另外对忠于楚家的大臣们如何交代,对天下如何交代?

  上官朔越想越头疼。

  王凡回礼道,“诸位免礼。”回头对指挥使说道,“天君,我无意管理凡尘俗事,就不做什么皇帝了。”

  指挥使摆摆手,“随你所愿。还有,你现在地位尊贵,无需跟他们还礼。”

  王凡便吩咐上官朔,“把老二楚云召叫回来吧,让他做皇帝。”

  想起那个目光灼灼、沉稳干练的身影,他应该是一个好皇帝。

  “多谢尊使!”上官朔大喜,这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楚云召做皇帝,大夏有望了。

  指挥使看在眼里,心想,看来我楚家还有一个像样的后人。这王凡不是造我楚家的反吗,怎么会有如此心胸?

  其实,王凡造楚家的反完全是被逼迫的,不是自己想做皇帝,做皇帝岂是那么简单?

  现在天下大乱,妖魔横行,谁做皇帝都要面临一个乱摊子。

  他管理一个越州就觉得很烦很烦,每天要处理这样那样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修行。

  做皇帝要管理天下之事,更是如此,没有牺牲自我的心态是做不了皇帝的。

  他自己不做皇帝,就要选一个人做皇帝,楚家不顺眼的都被他杀了,只有老二楚云召还看得过去。

  他很想看看楚云召是怎么治理这个国家,怎么对待超凡联盟和超神荡魔军,怎么抗魔的。

  他和涂子月已经离心离德,不可能再回到超凡联盟,也不会让他们一家做大。

  他还要给超神荡魔军找一个好的归宿,如果楚云召治国有方,愿意善待他的属下,让他们重新并入夏国,不是不可以考虑的。

  选楚云召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和靺鞨天君的较量并没有结束,以为戴上木牌就是靺鞨天君的人吗,那就大错特错了。

  较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