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家里还有俩弟弟、妹妹,所以戚凌儿并没有留在宫中过夜,在宫门落锁之前出来了。

  戚三郎和戚凝儿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家,一直都很拘谨,没见到姐姐,就一直待在房中,连饭菜都是小七让人送进来的。

  戚向阳他们还没有来,要晚几天,所以家里并主人。

  戚三郎在房间里实在待不住了,打开房门跑到院子里透气。

  “小公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丫鬟上前,恭敬地询问道。

  “没有,你下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戚三郎挥了挥手,示意丫鬟下去,他不需要人伺候。

  丫鬟走后,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他愣神了,一直盯着天空边的月亮不动。

  戚凌儿听说的时候,已经是沐浴完的时候了,看着湿漉漉的头发,她拿东西随便擦了擦,然后就去找戚凝儿,毕竟她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坐了一会儿后,她就去找戚三郎了。

  看着一直仰着头,看着天空的弟弟,戚凌儿有些自责,她一回来就把他们扔在府里,人生地不熟的,他们肯定是会害怕的。

  凝儿还好一点,适合能力很强,可三郎没出过门,在这样的环境任谁都会害怕的。

  “过几日宫里组织了狩猎,我们以前去,如可以吗?”

  戚三郎转头,看着走来的姐姐,笑着应了下来。

  几日后,戚凌儿带着戚三郎和戚凝儿进了宫。

  “这就是你说的弟弟妹妹吧,长的与你有几分相像,尤其是这个弟弟,真的与你有的一拼。”太后笑呵呵地说道。

  “草民戚向辉见过太后娘娘。”

  “民女戚凝儿见过太后娘娘。”

  俩人跪在地上,给太后行礼。

  “起来,快起来,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多礼的,凌儿你也真是的,早应该带他们过来哀家瞧瞧的。”太后连忙摆摆手,示意他们起来说话。

  “弟弟妹妹们刚来京城,我怕他们不习惯,便没敢带他们出门。”戚凌儿笑道。

  “这就是个错误的方法,你理应带他们到街上逛逛,保准他们喜欢。”太后不认同的说道。

  她觉得要熟悉京城,就得要去街上逛逛,那才是最佳的方法。

  “娘娘说的是。”戚凌儿认真的回应道。

  “娘娘,其实姐姐有带我们出去玩的,可这城里太大了,我们一时还逛不完呢。”戚凝儿上前一步,笑呵呵地说道。

  “呵呵,城里的确很大。”

  太后有些好笑,这孩子还想着把京城逛完呢,她都不曾逛完,更何况是别人。

  “一会儿你们就跟在哀家的身后,随着哀家去狩猎地。”太后嘱咐道。

  “是。”三人异口同声道。

  今日,是每年一季的狩猎日,需要去狩猎地住上三天三夜,刚巧碰上了别国来的使臣,便邀请他们来参加,并前各国还拿出了彩头,第一名可以拿到奖励。

  戚凌儿他们三人,跟在了太后身后,前往狩猎地,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做饭的做饭,生火的生火,整个营帐火光冲天。

  “主子、凝儿姑娘,你们今晚想吃什么?奴婢去前面取。”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狩猎,小七开心的走来走去,一刻都不停歇。

  “凝儿你想吃什么?跟小七提就是了。”戚凌儿弄自己的账本,根本就不看小七。

  她手下的铺子又给她送账本了,估计是挣得挺多的,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会送过来的。

  “姐姐,我可以跟着小七一起去吗?”戚凝儿小声地询问道。

  她自从来到这里,就一直跟着姐姐待在帐篷里,哪里也不能去。而姐姐又在算账本,根本没有人与她说话,她有点闷。

  “可以,顺便去把三郎也叫过来一起吃饭。”戚凌儿头也没回,直接就吩咐了。

  得到同意的戚凝儿,满脸笑容地跟着小七去前面拿饭了。

  一个时辰后,她们回来了,只是戚凝儿的目光一直闪躲,但戚凌儿并没有发现,直到戚三郎过来的时候,才被发现的。

  “主子,奴婢一早就想说了,可是凝儿姑娘就是不让说。”小七气愤地说道。

  “我没事的,姐姐。”戚凝儿摇摇头,摸了摸脸蛋,说道。

  “小七,怎么回事你来说?为什么凝儿脸上有巴掌印。”戚凌儿看着已经消散,但隐隐约约还能看出巴掌印的脸蛋,怒上心头。

  “是林夕打的。”

  小七脱口而出,戚凝儿怎么也拉不住了,她低着头,一脸作了坏事的样子。

  “被打了也不知道说,你还是不是我戚凌儿的妹妹了。老娘说过了,受了委屈就回来告诉我,你姐姐我还是有能力给你出头的。”

  戚凌儿站了起来,抚平了因为坐久了衣服褶皱的痕迹,满眼冷漠。

  戚凝儿的头低得更低了,抿着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小弟,你陪着凝儿在帐篷里,哪里也不要去,我去去就回来。”

  说完,戚凌儿转身离开了帐篷,谁也拉不住。

  小七也跟着去了,毕竟她可是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叠的,自然是要是跟着一起去的。

  戚凌儿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就推开了守在林夕帐篷外的下人,直接就走了进去。

  “哟,什么风把郡主给吹来了,真是稀客稀客呀。”

  正准备吃饭的林夕,一见到进来的戚凌儿,吓得条件反射站了起来。但瞥见一旁面无表情的太妃,立刻收起了被吓到的表情。

  “太妃娘娘也在?凌儿见过太妃娘娘。”戚凌儿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太妃,笑呵呵地与她行礼。

  “啪。”太妃把茶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身上的怒气冲着戚凌儿而来。

  “难为你还看得到本宫。”

  “太妃娘娘说笑了,凌儿不瞎。”戚凌儿嘴角微勾,不卑不亢地说道。

  “闯进来做什么?不知道这个时辰是用膳时间麽。”太妃冷冷地盯着戚凌儿,就差把让人把戚凌儿拖出去砍了。

  “这话应该问您旁边的林小姐,为什么不让本郡主进来,本郡主奉太后娘娘的指令过来,却被挡在门外,并且还不知太妃娘娘您也在,做出了失礼的事情来。”戚凌儿叹息了一声,说道。

  林夕一愣,嘴角抽搐。

  戚凌儿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不简单了,直接闯进来,还学会了恶人先告状,简直就是贱人!贱人!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