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赤焰 >
晚上,夏栀刚做好一套数学题,忽然手机响了两声,提示来了短信。

她拿起看了眼,有个陌生号码给她发来信息,上面显示:

【你好,我爷爷让我和你认识认识。】

还真联系她了。

夏栀礼貌回复:

【你好,同学。】

【你在写作业吗?】

【嗯。】

夏栀的话很少,她平常就不怎么爱说,对着手机聊天时更不知道怎么回,何况对方是一位陌生人。

江御懒懒靠在床头,看见夏栀冷淡而敷衍的回复,不屑地嗤了一声。

人家根本不愿意搭理,偏偏他爷爷没事找事。

将手机一扔,江御去洗澡了,气得不再回复。

等过了半小时,他从浴室出来,又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犹豫地点开信息,发现仍停留在那一个“嗯”字上面。

江御突然又觉得有点儿高兴,她也不是随便哪个男生都愿意聊的,如果知道这是他江御的手机号,她的态度肯定会不一样。

正想着,手机忽然又响了,这次夏栀发过来很长一段话:

【高三的学习任务非常紧迫,也很累,但只要坚持过去这一年,我们就会迎来崭新而美好的大学时光………】

江御读完,冷笑了声。

这是从哪儿复制粘贴来的?

他才刚安慰了自己,她又回了,还如此热情。

目光幽幽地盯着手机,江御恨不能凿出一个洞来。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几下,打出一行字最后又删除,只回给她三个字:

【知道了。】



翌日上午,夏栀正在家做题,韩今璐忽然跑来了。

看见她慌慌张张的,夏栀问她怎么了。

“我刚才在你家旁边看见江御了!”韩今璐喘了口气,“他正在大槐树底下看老爷爷下象棋呢。”

“你不说他家住在附近吗?那不是很正常?”

“可以前怎么没见他出现过呢?”韩今璐抓抓耳朵,“他不会是专程来找你的吧?”

“他找我做什么?”

夏栀又要低头做题,韩今璐却拉着她,“我又想去吃那家排骨面了,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我起得太晚了,连早饭都还没吃。”

恰好也要到午饭时间,夏栀放下笔,和韩今璐一起出了门。

她几乎是一眼望见江御,今天的他打扮得很清爽,白衬衫的外面套一件黑色的开衫,下面牛仔蓝的牛仔裤。

平平无奇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总有种形容不出的气质。

他在和一位老爷爷下棋,对面坐着的老爷爷棋子都快被他吃没了。

“吃你的相!”

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老爷爷激动得两眼都放光。

夏栀很喜欢这种人间烟火气,看到江御沐浴在阳光下,侧脸柔和而流畅,她的唇角在不觉中缓缓上扬。

她以为他没注意到她,偷偷走到他的身后,想观摩一会儿,谁料他猛地回过头来。

夏栀看到江御的唇角弯起来,缓缓站直,“正好这局下完了,你来一局。”

“我下不好的。”夏栀急忙摆手。

她的水平就是入门级的,怎么能跟这群久经战场的老爷爷们相比,还不够丢人现眼的。

“我指导你。”

夏栀硬着头皮坐下来,开始跟老爷爷下棋。

江御和韩今璐各站在她的一旁,韩今璐偷偷打量着江御的侧脸,总觉得他对夏栀不一般。

不是说他对女生都爱答不理的吗?

夏栀在江御的指点下和老爷爷打成平局,老爷爷摸了摸胡子,夸赞江御,“你小子年纪轻轻,棋艺还挺厉害。”

“承让。”江御难得谦虚。

夏栀站起来,对韩今璐说:“我们去吃饭吧?“

“呃。”韩今璐迟疑了下,问江御,“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她感觉他是有这个意思的,如果他答应了,那就说明他肯定对夏栀有意思,但——

江御只给她一个冷漠的眼神就扬长而去了。

韩今璐气得跺脚,她干嘛要多嘴问他?不是自取其辱吗?

“我还以为江御喜欢你呢……”

听韩今璐这么嘟嘟哝哝地说,夏栀反问:“你看他哪里像是喜欢我的样子?”

“也是,喜欢一个人是不忍心对她冷漠的。”



翌日来到学校,直接开始考试。

附中对待每一次考试都很严格,按照年级排名依次划分考场,由于夏栀是刚转过来的,之前没有成绩,暂时进入了倒数第一的考场,与一群末班生共同考试,这里边就有江御,还有他的好哥们林溪言。

夏栀来到考场所在的六楼,远远就看见考场外面有几个男生倚在墙上,肆无忌惮地拿手机打游戏。

她从几个人中一眼看见江御,他穿衣风格很简单,除了黑就是白,今天穿了件白衬衫,下面配条洗得略微发白的牛仔裤。

很奇怪。

江御看起来家庭条件很好,穿衣却很节俭。

夏栀低着头,想快步从他们的面前过去,谁料一条腿突然伸出来,拦住她的去路。

还好她在低头看见了,否则就要被绊倒。

林溪言看夏栀的侧影很像是那天见到的女孩,当她转头看向他时,他兴奋得手机都摔在了地上。

“靠!终于让我又碰见你了!”

夏栀那天参加顾攸琳的生日会已经将眼镜摘下来,被大家看到了真实的样子,自然也没有再戴回去的打算了。

“请问………我认识你吗?”

夏栀迟疑地问完,两个男生同时笑出声。

“林溪言,你魅力不行啊!”

“那当然,有御哥在,人家女孩能看得见他的存在吗?”

夏栀不想和这些人有牵扯,飞快地进了教室里面。

江御的余光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低头在林溪言的耳畔轻声说了句:

“她是我罩的人。”

其他人都听不见江御对林溪言说了什么,但可以看见林溪言的脸色猛地变了样。

江御的警告来得直接,林溪言过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意识到江御这是铁树开花的时候,他已经阔步走进教室。

江御的位置和夏栀刚好是斜对角,他在她的斜后方,能清楚地看见她的一举一动。

在同桌时,他都不能这样肆意打量她。

唇角微扬,他笑容玩味地转着手里的笔,头一回觉得考试也没那么难挨。

很快,监考老师带着试卷走进考场,铃声一响就开始发卷。

江御看到夏栀一拿到试卷就开始奋笔疾书,而他低头盯着那些复杂的公式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将试卷转过去,填上了自己的班级和姓名。

钢笔抵着额头,用力戳了几下,江御忽然觉得自卑。

他啥也不会啥也不懂,在夏栀面前岂不是一个大文盲?她肯定会瞧不起他,认为他们俩的思想有差距。

就算他们两个人最后都能考上青大,那也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

想到,江御郁闷得趴在桌子上,手里的笔“啪的”一声被折断。

数学很顺利地考完,到午饭时间,同学们勾肩搭背、三五成群地离开教室,商量着去哪儿吃饭。

自从韩今璐和那个男生谈恋爱以后,就不和夏栀一块吃饭了,她一个人走出教室,准备去食堂随便吃点,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

“好学生,等下一块吃午饭啊?”

夏栀的脚步微微停顿,看到江御走过来,眼角余光瞥向她,很明显那话是跟她说的。

“别了吧,我不想让人误会我们俩早恋。”

她这么说,江御好像听见多么可笑的笑话一样。

“你未免太有自信,我能看得上你?”

夏栀垂眸看着地面,“那别人也有可能误以为我纠缠你啊!”

“我不愿意,谁能缠得上我?”

夏栀讲不过他了,反正怎么说他都有理。

林溪言在后边默默跟着,看着江御围在夏栀的旁边,面上流露出鄙视。

过一会儿,他看见江御停顿住脚步,不知和仙女说了什么,两人分道扬镳了。

林溪言快步走上前,勾住江御的脖子,“我怎么觉着,人家也看不上你呢?”

“错觉。”江御甩开他的手,不愿承认。



下午考英语,夏栀所在的考场里睡倒了一大片。

监考老师却很有精神,一圈一圈地巡视着。

忽然,她走到夏栀的旁边停住,弯腰捡起一个纸团,打开后看见一串ADCA,很明显是选择题的答案。

“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解释一下。”老师拍拍夏栀的肩膀,让她站起来。

夏栀摇头,“我不知道。”

“那怎么会到你的脚下?”

“可能是别人扔错了方向吧。”

老师听闻,转身看向四周,“这是谁扔的?给我站起来。”

自然,没有一个同学敢承认。

江御看到夏栀脸上的慌乱无措,噙起唇无所谓地笑了笑。

有他在,怕什么呢?

他懒洋洋地站起来,“我知道是谁扔的。”

老师立刻追问是谁,江御伸手指向一个男生。

“是你扔的?”老师扭头看向他。

男生战战兢兢地起身,点头道:“我……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老师你罚我吧。”

“那你是打算扔给谁的?”

“我………”男生犹犹豫豫,不愿承认。

监考老师不想耽误大家考试时间,直截了当道:“下课去办公室,本场判零分。”



考试结束,夏栀主动走到江御的桌前,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江御眉梢轻扬,“别总用嘴说。”

“那我是不是又要请你吃饭才行?”

“啧,这么勉强?”江御摇摇头,“算了,老子也不稀罕你这一顿饭。”

“不是,我是想征求你的意见。”

“那走吧。”

江御起身离开教室,夏栀快步跟上去,他走在前面,她紧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走出校门,江御径直走向他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夏栀怕别的同学看到她坐他的车,经过他身旁时低声说一句:“我在前边路口等你。”

江御望过去,她娇小的身影沐浴在黄昏之中,说不出的好看。

夏栀在路口处乖乖等着江御,他在她身旁停好车,将一只手递给她,拉她上去,可她却无视他伸出的手,凭借自己的力量上了车。

回头看一眼,女孩的眼帘低垂,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黄昏的光跳跃在她的黑发上,显得气质更加恬静美好。

他向来厌恶干净纯洁的人或物,然而只有她,是他想豁出命去守护的,让她永远保持现在的状态。

“你想吃什么?”

夏栀低声问江御。

“都行。”

江御自然无所谓,他图的又不是这顿饭。

夏栀很认真地在要想吃什么,忽然江御拐进去一条老街,没多久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住。

“要不就在这儿吃?”他转头,旁边是一家小店,主卖牛肉粉。

“你想吃这个吗?”

“嗯。”他长腿迈下车,“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

两碗牛肉粉上桌,浓厚的汤汁里有粉条、豆腐丝还有木耳,香气四溢,扑鼻而来,粉丝晶莹爽滑,入口是十分Q弹的口感。

夏栀的味蕾瞬间被打开,眼睛都亮了几分,问对面的江御,“你怎么确定我会喜欢吃?”

江御垂眸看着桌面,沉默数秒后开口:“这家店原来是…………”

他想说什么后又停住,欲言又止半晌,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我觉得好吃,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江御这话说完,店外面忽然传进来一个声音:“御哥?”

肖则烨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外,难以置信地看着夏栀和坐在夏栀对面的江御。

他们俩啥时候搞到一起去了?居然放学后相约吃晚饭。

这太他妈让人嫉妒了!

肖则烨进到店里,找老板要了份牛肉粉,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到他们两个人的中间。

“我说你们俩………”他的眼珠在两人身上打量着,“什么情况?”

“如你所见。”江御模棱两可地回答。

“好上了?”

“当然不是。”夏栀立刻摇头否认,“他帮了我,所以我请他吃饭。”

“啧。”英雄救美的好事儿怎么没落到他头上呢?

肖则烨打量着江御,心想他也不是别人请吃饭就会答应的人吧?更何况还是个女孩子请。

张口,肖则烨想问什么,江御拿筷子猛地敲了下他的头,“吃你的粉。”

“还没上呢,我吃空气吗?”肖则烨又眼巴巴地看向夏栀,“你真不能给我个机会吗?”

“她的心里只有学习,连我这么一个大帅哥坐在她旁边都能无动于衷,你觉得她还能看得上你?”

“也是。”肖则烨若有所思地点头,下一秒反应过来,“不是吧?你俩是同桌啊卧槽!”

“傻………”江御下意识要骂他,想到不能在夏栀面前说脏话,又立刻改口:“傻孩子。”

肖则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