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匠心 >
  深山锤凿,突然而来,听上去非常突兀,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从背后生起一阵寒意。

  而且他们现在还未到半山,甚至都没有接近雪线的位置,离地图上标志的目的地离得还很远,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左腾转过身,一只手竖在嘴唇前面,对许问摆出了一个“嘘”的姿势,蹑手蹑脚地向前走。

  许问也跟他一样,小心跟在他身后,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警惕地张望着四周。

  外面有雪,光线比较亮,但一到洞里,四周就陡然阴暗了下来,高大的树影投在洞口,又遮住了大半的光线。

  越往深处走,光线越暗,转过一个弯之后,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左腾行动起来像猫一样,听不见一点脚步声。他就着仅剩的一点光线,摸索向前,并没有受到太多阻碍。

  锤凿声一直持续,越来越清晰,他们正在渐渐靠近。

  又走了一段,左腾的脚步突然一顿,呼吸的拍子变化了一下,许问立刻警觉地停步,手指在左腾的胳膊上轻点了两下,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左腾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胳膊,把他引到前面,让他伸手去摸自己刚刚摸到的地方。

  触指凸凹不平,许问摸了两下,在心里“咦”了一声。

  这种触感,不是天然的石壁纹理,仿佛是某种花纹,具有规律——是人手工刻上去的!

  这是什么?

  是前面那锤凿的主人刻的吗?

  不,不太像,这触感不是很生,不是新刻上去的,有些年头了。

  有些地方甚至有点冰冷的滑腻感,那是潮湿的环境里长出来的苔藓或者无光藻之类,长到这种程度,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许问犹豫了一下,继续摸索。

  他的动作放得很轻,几乎只是用指尖一扫而过,遇到危险可以随时撤回。

  但就算如此,清晰的画面也渐渐在黑暗中展开,仿佛另一种视觉般浮现在他脑海中。

  很短的时间里,他屏住了呼吸,被“看见”的画面震住了。

  在摸出来这是什么之前,他进行了一番猜测。

  他猜这是什么符号文字,有人被关在这里了,用这种方式在求救;也有可能不是求救,而是用这种方式记录下自己的生平;当然,更有可能的是这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在黑暗中进行忏悔,表达虔诚。

  实际摸到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这些猜测都猜对了,但同时又没对。

  这人确实被困住,但并不是肉体被困,而是精神被锁进了囚笼,迫切地想要求得解脱。

  所以,他把自己生平中所知道的、所能想象到的、所信仰的全部画在了这里,形成了一方世界。

  是的,这是一方世界,瑰丽奇诡,气象万千。

  它是诸天神佛、它是森罗万象,它是种种不可名状的奇异生物与非生物,它是一个人所能想象的极限!

  是的,一个人。

  所有的这些画面风格虽然有所变化,但有所延袭、大致统一,明显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许问越摸越是震惊。

  他突然有些急不可耐了,这人是谁?他真的很想快点见到他!

  这是他见过的内心最丰富、想象力最不可思议的人。

  他究竟有过怎样的经历、怎样的思考,才能做到现在这样,才能设计出这样足以惊世的作品!

  这一刻,许问都有些遗憾了。

  为什么这石刻会在这样偏远深山的一个黑暗深洞里,不能被更多人看见?

  这样一位思路清奇、天才洋溢的雕刻大师,应当现于世间,被所有人看见!

  是里面现在还在敲打着锤凿的那个人吗?

  他还在不断持续着自己的创作吗?

  他现在雕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奇迹?

  “我们进去看看。”许问突然出声,对左腾道。

  前面两人一直小心潜行,惟恐发出一点声音,这时许问意外开口,声音突兀,把左腾吓了一跳。

  而紧接下来,许问还拿出一个火折子,啪地一声点燃,照亮了这一方空间——突然间,他好像什么也不怕了。

  “不要紧的。这里如果真有人,必然也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顾不了我们。”许问看出左腾的疑惑,轻声解释了一句。

  说着,许问一指前方洞壁,道,“你看。”

  左腾看见了他刚才摸到的地方。

  许问清晰听见,一瞬间,他的呼吸屏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重新开始呼吸,目光从左移到右,缓慢而轻柔。好像只是目光,他也生怕惊扰了这个梦境。

  左腾绝不是那种对艺术很敏感的人,大部分时候,他都过于务实了一点。

  但极致的艺术带来的极致感染力总是一贯的,不言自明,你只要看见它,就会被它冲击。

  而这样的艺术,必然也需要创作者付出极致的心血与专注力才能做到,许问越发想见这个人了。

  左腾显然也有同感,良久之后,他收回心神,开始跟许问一起循着声音继续往前走。

  果然,他们这次并没有刻意掩饰行踪,但前方声音连带持续性和节奏都没有变过,显然已经完全沉浸,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存在了。

  火光掠过石壁,满壁的石雕不断向前延展,上接顶下接地,连绵不断,强大气势令人窒息。

  许问和左腾走得很慢,一直盯着石壁在看,目光完全舍不得离开。

  终于,走到一处时,他们一起站定了脚步。

  前面石洞有些变形,有一处凹下去的地方。凹槽里坐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挤在那里,正斜着身体,在槽中的石壁上刻着什么。

  许问他们稍微走近了一点,透过火光,看见流丽的线条与形状从他的凿尖下面不断出现,将乏味的山石变成了奇幻的绮丽。

  就是他!就是这个人,雕出了外面那么惊人的作品!

  这人歪着坐在槽里,光线很暗,看不清具体形貌。

  许问没有马上上前打扰,而是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等到他把手上这片雕完,稍微停了一会儿,这才上前一步,对那人道:“您好,请问……”

  才说了四个字,叮叮当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人好像没听见许问说的话一样,又拿起工具开始干活了。

  许问怔了一下,左腾却仿佛发现了什么一样,轻声对许问说:“不对。”

  他走到许问前面,手极轻地在那人面前晃了一下。

  许问意识到了什么,惊讶地看着那人。

  左腾又接连做了几个尝试,然后,许问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内心无以伦比的震惊。

  这人是个瞎子,也是个聋子!

  他是在一片黑暗与寂静中,独自一人持续着这样的巨作的!